學術交流

Home/學術交流

第269期讀經教育師資研習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暨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第269期讀經教育師資研習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暨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第269期讀經教育師資研習   一、活動宗旨: 近年來讀經教育如火如荼地在全世界華人地區推展開來,儼然成為繼五四運動之後另一波新文化改革運動,為鼓舞全民讀經風氣,強化兒童讀經成效,特舉辦本研習活動,以培訓更多優秀的讀經師資,俾能傳承經典智慧,弘揚中華文化。 二、主辦單位: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三、招生對象及名額: (一)中小學及幼兒園在職教師、主任、校長或園長。 (二)退休教師、熱心教育人士或家長。 名額150名,按報名先後依序錄取,額滿為止。但具有第(一)項在職教師資格者,得優先錄取。 四、上課時間:106年11月12日(日)09:00至17:00。 五、上課地點 : 臺中教育大學(台中市民生路140號)求真樓一樓音樂廳 六、報名方式: 限網路報名。請於106年11月8日(星期三)12:00前完成報名,逾期或額滿恕不再受理。 1.請於國立臺中教育大學網路報名系統 (http://campus.ntcu.edu.tw/ntcu/activity/content.asp?actno=1151)直接報名。 2.各級教師請至全國教師進修在職網(http://www.inservice.edu.tw/)線上報名,不用另行報名避免重複統計。 七、課程內容:課程表點選下載 八、注意事項: 1、全程參與研習課程者始有資格領取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結業證書。 2、公教人員參與本研習課程者可抵6小時研習時數。 3、現場須繳交材料費300元(不含午餐),研習會場可代訂便當。 4、聯絡電話:許先生 04-22183433。 5、其他未盡事宜,請以國立臺中教育大學網頁公告為主。

十月 17th, 2017|Categories: 讀經資訊流|

高雄學苑漢音詩文吟誦研習計劃

高雄學苑漢音詩文吟誦研習計劃,招生中~ 高雄學苑漢音詩文吟誦研習計劃   高雄學苑漢音詩文吟誦研習計劃報名表   壹、主旨:為傳承臺灣漢學傳統語文教育,培訓有志者使用臺灣閩南語吟誦《詩經》、《唐詩》的能力, 特訂本計畫。   貳、主辦暨承辦單位:福智文教基金會 協辦單位:社團法人臺灣漢學教育協會   參、參加對象:廣論學員暨有興趣學習之民眾者50 名   肆、課程內容:《唐詩》、《詩經》詩歌吟唱。 一、從唐詩五言絕句開始,每小時可以教三至五首, 二、教學內容六項:   (一) 語言訓練: 1. 單字拼音 2.整句誦讀 3.白話唐詩與詩經。   (二) 音樂訓練: 4. 唐詩鋼琴演奏與詩經交響樂欣賞 5. 唐詩與詩經吟唱練習 6. 鋼琴伴奏練習 7. 唐詩鋼琴伴奏與合唱練習。   伍、講師:梁烱輝博士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臺灣語言與語文教育研究所教育學博士   陸、費用:行政代辦費每人500 元(含講義費行政費午餐場地清潔費),報名時繳交。   柒、日期:8月20日星期日9:00~16:30計 6 小時。   捌、地點:左營中心 (高雄市左營區新莊仔路30號左營國中舊址)   玖、課程表   時間 課程內容 備註 9:00‐10:00 唐詩誦讀與吟唱 224. 225. 226. 227. 228 10:00‐11:00 詩經誦讀與吟唱 國風周南1‐5 首 11:00‐12:00 唐詩鋼琴伴奏練習 224. 225. 226. 227. 228 12:00‐13:30 午餐 13:30‐14:30 唐詩誦讀與吟唱 229. 230. 231. 232. 233 14:30‐15:30 詩經誦讀與吟唱 國風周南6‐11 首 15:30‐16:30 唐詩鋼琴伴奏練習 229. 230. 231. 232. 233

九月 8th, 2017|Categories: 活動訊息, 讀經資訊流|

先立乎其大

先立乎其大 (編按:這是2011年2月18日,王財貴教授在北京讀經推廣中心白羊溝培訓基地的冬令營閉營儀式的講話錄音整理稿,轉刊於此。)   古人有所謂的「促膝長談」,聽到這個成語就令人很感動。能夠跟心靈相通的人談談心,那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所以我今天就跟大家也談談心。等一下大家如果有心得的話,也可以在這裡跟我談一談。早上讓我擬個題目,我就臨時想了這個題目,叫做「先立乎其大」。這個跟談心也有關係的。這句話出自孟子,原文是「先立乎其大者,則小者不能奪也」。(出自《孟子.告子章句上》第十五章)大的先建立起來,那麼小者,小的呢,就不能夠奪去了,就不能轉變它了。孟子這句話其實是有所本的,本於哪裡呢?當然本之於孟子的懷抱,隨舉孟子之言行都可以做本,不過有一段話,比較能夠直接地在文句上相切的,是本於《論語》中孔子所說的「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我們從「奪」這個字看出來,孟子是有所本的。     孔子說,三軍可奪帥也,在三軍之中能夠把對方元帥俘虜過來,這種勇氣,人間是可以有的,這個力量,人間是可能達到的。像項羽,勇力超強,在垓下,就數次衝破劉邦的重圍,這叫做三軍可奪帥也。但是,我們面對一個匹夫,匹夫不可奪志也,匹夫如果有志,你是奪不掉他的志的,為什麼奪不掉呢?我們可以透過孟子的話來瞭解。孟子把孔子這句話轉說成:先立乎其大者,則小者弗能奪也。怎麼叫大者?怎麼叫立?這個「立」可以馬上接上一個字,叫立「志」。一個人既立了志,他人就算是有奪三軍之帥的勇力,也不可能奪這個有志之人的心意。「先立乎其大者」這句話對後世的影響是很重大的,為什麼對後世會有重大的影響呢?其影響在那裡呢?這是不煩舉證的,也是不能辯論的。因為一句話如果講得對了,講得真是好了,則是人性之所同具,千聖之所共證。人人如是,時時如是,處處如是。到今天,你談到這一個人生問題,還是要講這句話──縱使用不同的詞語講出來,它的意思還是一樣的,所謂先聖後聖,其揆一也──所以當時孔子說「匹夫不可奪志」,一百年後,孟子說「先立乎其大者,則小者弗能奪也」。    到了宋朝,陸象山總是教人「先立乎其大」,因為常常講這句話,所以有人就批評陸象山,說象山先生「除了一句『先立乎其大』之外,別無伎倆」。說他教學沒有別的本事,就教人「先立乎其大」。有人把這話傳到陸象山耳邊,2蠻以為陸象山會勃然大怒,陸象山卻很高興,說這個人真瞭解我,我除了「先立乎其大」之外,真的別無伎倆。所以今天講這句話,雖然說臨時定的這個題目,但是這句話確是千古金言名句,它確是經典之句,永垂不朽,任何時刻,這句話都閃閃發光。古人教人讀書,最主要是講讀經,為什麼要讀經呢?因為經是從人性出發的千秋萬世永垂不朽的永恆智慧,所以想要做一個像人的人(真正的人),必然要接近它,要受它的薰陶、啟發。但,一個人要得到經教之益,也不是容易的,誰能自己去發現,自己去研讀,自己去領會,自己去實踐呢?最好是有老師在面前教你,有朋友在旁邊相輔助,叫做師友夾持,像用一個夾板一樣把你給夾起來,你跑也跑不掉。荀子所謂「蓬生麻中,不扶而直」。但是如果沒有遇到師友呢,那自己怎麼辦?請看古往今來,或愚昧平庸,或自以為是,或渾渾噩噩或魯奔滅裂地過一輩子的人太多了。有的人雖然遇上師友了,遇上經典了,但與師友的緣份不夠,只能一時相聚,怎麼辦?譬如各位,在這裡一個月,整天與師友相伴,與經典同在,何其有幸,但一個月過去了,馬上就要各回故里,回到世俗瑣務之中,請問你怎麼辦?   孔子曾經說過「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這一章,號稱也是《論語》的糟粕之一,因為這一章確實有一點奇怪,好像有一點不圓滿。「父在觀其志」比較好理解,「父沒觀其行」也可以理解的,但是「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從古人開始就有這個疑問了,有人就說,如果父親所教是道理,雖終身不改可也,如果父親所教非道,何待三年?孔子教人三年無改,豈不糊塗?但是聖人之書你怎麼可以隨便質疑呢?所以就有人出來圓場了,他說,所謂三年無改,是說那些雖應當改,但是還不是大過,不改也沒有大關係的情況──古人就這樣替聖人打圓場。現代的人就不這麼迂腐了,硬是抓著這句話,不原諒聖人,一定要說這是糟粕,要打倒。而且不只要打倒這一句,既然論語中有糟粕,整部論語便不可信,聖人也不可信,一定要打倒論語,一定要打倒聖人。     其實,我認為我們讀書,有些時候不可以鑽牛角尖,所謂「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我們可以用一個比喻來說明,說現在初中、高中,尤其是高中的學生,不是早出晚歸嗎?不是焚膏繼晷嗎,不是三更燈火五更鷄嗎?非常認真。你看到高中生連在車上都是猛看書,老外就讚歎了:中國的學生實在是太好學了!太可怕了!是這樣的嗎?不然!是因為老師的考試在背後鞭策著他們。這時就要「父在觀其志」了。考試在背後鞭策的時候,想要看出一個學生認真不認真,就要觀他的志,觀他的心,他心中是不是真的想要認真。假如到「父沒」的時候──不是老師死掉了,而是他已經高中畢業了,已經考上大學了,沒有人再鞭策他了,沒有天天考試了,自由了,就要──「觀其行」3了。到這時不必問他的心是不是好學的心,而只要看看他的行為就好了,看看他是不是還真的好學。但是往往呢,大一的學生還好學,因為那個習慣還沒有能夠忘掉,如果大二還用功呢?還不夠,一定要看到大三,他還繼續像高中那麼好學──喔!「可謂孝矣」,──才能判定他真是一個好學的學生了。所以,到最後,一個人還是要自己立志才算啊!(鼓掌!)   所以古人教人讀經,要「悠遊涵泳、切己體察」。讀經不能急的,也不是一下子就要全部瞭解的,所以要悠游,悠遊是悠哉悠哉,那個悠哉悠哉不是讓我們怠惰,而是一種從容的態度,一種自在的神情。「涵泳」就是沉浸在裡面,或把它容攝進來,好像游泳一樣,人在水中,與水合一。「切己體察」,「切」就是「關切」,關切到自己的生命,「體」就是親身去體會,「察」是確實的去檢查。讀書的目的是為了要長進自己的生命,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讀書一開始,就要問問自己,為什麼要讀書?讀書的目的在那裡,這就是「立志」的問題。   說到立志,什麼叫做立志,人要立什麼志?怎樣叫做真正的立志呢?我們往往從小學開始,老師就出個作文題目《我的志向》,大家都寫過這個題目吧。人人都有所謂的志,有人要做藝術家,有人要做醫生,有人要做老師,依照我們的經驗,寫最多的是要做科學家。我所看過的小學生作文,說要做企業家還有,很少有人立志要做思想家、哲學家的。其實「立志」這個詞語或者「志」的意思,一般人多多少少都瞭解,連小學生都瞭解什麼叫立志,他也可以說他的志向是什麼,但是如果我們對「立志」這個詞語多加考察的話,就可以發現有些「志」不算志,只有某些的志還可以算做志。一個人應該立真志,不要立了假的志了,但如果對於所謂「志」的意義瞭解不夠透徹的話,誰又能立真志呢?──當然,真志假志的分別,是對知識份子的要求。如果是小學老師,就不必用那深層的意思去責怪我們的孩子了。   所謂「志」,本來我們也可以做廣義的講法,凡是心之所之,都可以叫做志。所謂「志」,上面一個「士」,下面一個「心」,其實那個「士」是字形的訛變,應該是個「之」字,下面一個「心」,「志」是會意字,「心之所之」叫做志,又是形聲字,讀音為「之」。什麼叫做「所之」?之就是一個方向,也可以做「到達」的意思,對著某一個方向而去,叫志向,乃至於到達那個目的,易傳說:知至至之──這樣,從定方向,到行於其中,到到達目的,這一系列的活動,叫做「之」。   「心之所之」其實就是心中有一個方向,更重要的是有一個定向,而那個方向指向一個目的,而且念茲在茲嚮往於此目的,這樣子叫做志。任何一個,不論是小學生或是成人,不論男女,不論身份學問,你問他的志向是什4麼,每個人好像都有一個人生的選擇,也就是他有個人生的志向,只是大部分都是說他要完成什麼樣的身份地位或學問功業。不過,心之所之,心的方向可以不只是完成什麼樣的人間社會的身份地位與學問功業,也可以是一個虛說的,不是實說的你要完成什麼事,你要達到什麼樣的地位,而是一個虛說的──心靈的嚮往。我們剛才所引用的孔子、孟子乃至於陸象山,他們心中所意識到的志,所立的心靈的方向應該是指後者而言。那麼心靈的方向,他為什麼會有一個方向,因為他有一個目的,先有了目的,才有的方向,有了方向才可以邁出第一步。那個目的我們「終」,你邁出第一步叫做「始」,所以在真正的經典當中,大部分都說「終始」,不說「始終」。     中華民國的國歌的最後一句是「貫徹始, 因為它是教人立志嘛,教國民走一條路,從始到終。這國歌歌詞是來自于孫中山先生有一次在黃埔軍校開幕致辭,所以他一開頭就是「三民主義,吾黨所宗」,──我在這裡談到中華民國的國歌,應該沒有問題,因為三民主義是孫中山的理想,孫中山是兩岸共同尊重的一個偉人,應該沒問題吧?──「以建民國,以進大同」,用三民主義來建造民國,要走向民主,不只是要建民主之國,而且要嚮往要促進世界,走向大同。就這樣一直下去,因為它是一個韻文,依著「吾黨所宗,以進大同」的韻腳,所以到最後一句是「一心一德,貫徹始終」,用「終」字押韻,當然有它文學上的必要,但是在古人經典中,大概都講終始,不講始終。(例/慎終如始,則無敗事《老子》64章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大學》首章。)     大家熟悉的《大學》這篇文章,「物有本末,事有終始」,就不用「始終」。還有,《易經乾卦傳》,它讚歎乾德,就是讚歎天德,說「大明終始,六位時成」。用的也是終始。其意是說:這個乾是一個大明──大的光明──「終始」,就是貫徹終始,所以孫中山先生如果真正地用典故的話,應該是「貫徹終始」,而不是「貫徹始終」。不過這沒有什麼大問題,只要我們瞭解了為什麼古人用終始,不用始終的意思,我們不但用了終始也可以,用始終也可以了──這叫做學問,有學問的人,是無可無不可的。但是一定要清楚明白,天地宇宙人生之事,一定要先有終,後有始。就好像我們在北京,假如你要到上海。你要知道上海在哪裡,你才有了方向,才能夠開始走你的第一步──不管你用什麼交通工具,但是你的第一步乃至以後連接的步子,總歸是向南的。假如一個人說:「我出發了,我啟程了」,問他:你要去哪裡?他說:我也不知道。這樣算什麼啟程出發呢?所以你去哪裡都不知道以前,你就永遠走不出第一步,所走的每一步,或許都是白費,乃至於是障礙,相反,負數。可見終的目的的重要性。(子夏曰: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論語‧子張第十九》第十一章。)   平常說要成就什麼樣的功業,怎麼樣的地位,這或許也可以說它是一個人追求的一個目的,他往這裡去追求,這樣子也可以算作他立了一個心靈的方向了。不過,聖賢所說的「先立乎其大,匹夫不可奪志」,這個「志」有更深刻的意思。這個「志」要在哪裡定呢,要用什麼樣的意義來考察呢?也可以說假如一個人真的立志,那他要立什麼志,他要往哪個方向去立志才算。如果一時還不能自己立下真志,那我們或許可以看看古人的志,如堯舜立的志、孔孟立的志、陸象山、王陽明立的志,或許就是真志了吧?但要得到體會這種真志的機會,這就需要讀讀經典了。讀經或許是讓我們體會古聖先賢的志,以作為自己立志之參考,讓我們的人生可以有一個方向,讓我們的生命可以邁出第一步的最簡易有效的方法了。否則,茫茫世界,滾滾人海,歧路亡羊,路在何方?豈不就把一個人困了一生,或誤了一生?剛才我們說總是說「切己體察」,你總是說要想一想,現在我們也要立志,而且是真立志,你想一想堯舜之志、孔孟之志,象山陽明之志,這些不一樣的人,生長在不同的時代,相隔是數千年。但是,所謂千載之上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千載之下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東海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心一樣,理一樣,請問,他們的志如何?──他們的志一樣。我想,這唯一的志,或許才可算真是人生的真志。     所以我們也可以說,真正的志,古今中外只有一個。假如這樣講,這就有另外一層意思了。這個志是什麼樣的志呢?當然這就不容易為人所瞭解,不容易把握。因為所以要建立人生的志向,本是為了實現人生的意義,所以應該以人生的意義作為我們作為一個人心靈的方向。而人生的意義,取決於人性,可以說人生的意義,在實現其人性。所以,唯有深深地參透到人性的根源,我們才知道我們應該立什麼樣的人生的方向。而一般地說,人之所以為人,他總是有一樣的性,而有一樣的性就有一樣的心,有一樣的心就有一樣的情,情就是心的真實體現,心就是性在我們生命中的呈顯,所以,我們從日常生活中的實際感受,多多少少會感受到人有同樣的心,而從同樣的心,則可以證明人有同樣的性。而這個性就來自于深遠的天命、天道。所謂“天命之為性,率性之為道”。如果這樣說,立志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了。而唯有這樣的立志才是真正立了人生之志。立這樣的人生之志叫做立乎其大,這叫做大志。有關於立志,照陸象山的意思,孔孟之教最重要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教人立志,這是沒有錯的,所以「先立乎其大者」是他常常掛在嘴邊的話,遇到每一個人,他想要求學,就要教他先立志,怎麼立志?要立大志,先立這個大的志,其他的小的,先放下。什麼叫做小的呢?小的心願或者小的習性。這些也各有個方向啊,但那是瑣碎的,小的,都是無根的方向,都不可能左右那大的方向,當然更不能夠奪取那大的方向。於是志就有大有小。剛才所說的成就,即使成就了人間上等的功業富貴,名聲地位,這在真正的儒者看來,它還都是小志。要立志,就先要立大志。立了大志,是不是就不管小志了呢?等一下我們再說明這個問題。我們就從立大志這個地方來講,其實也不只是儒家教人立大志,凡是大教——就是「大的教導」,一般我們可以翻譯成大的宗教,叫做大教——也都先教人立志,而且大教所教人立的志大概也都是大志。當然所說的大志就是完成你生命的價值,把生命的真實能夠在這一生展現出來,這叫大志。教人所立的志有這種高度,它才能夠成為大教。    舉例來說,西方有一位哲學家叫田立克,他提出一個觀念,說宗教最首要的觀念,就是要有所謂的終極關懷,一個人要有他的終極關懷,他才能夠具備有宗教情操。什麼叫做終極關懷?終極就是最終端、最極點,關懷就是你念茲在茲(出自《尚書‧大禹謨),你一直關心懷念那個最高、最極端的意義,那是你的人生的目的。那終極之所以為終極,因為它是超越的,不是世俗的,有了這樣的終極關懷,人生才可能有一種超越的追求,才可能有一個廣大的天地有一個高遠的境界,去讓你嚮往,去完成。像這樣向著超越的理想,以廣大的心胸,堅韌不拔的意志,一路去走的這種人生品質,他們叫做宗教情操,或宗教情懷。所以如果宗教用這樣的方式來說,就非常動人,而且其中並沒有一種排他性,沒有一種互相的嫉妒,令現在人非常擔憂的宗教的衝突就應該沒有。     但如果一個人的關懷不夠終極,你的心量也不能夠廣闊,你的行動也不能夠堅持。所以要有真正的宗教信仰,首先就要看你是不是有這樣的終極的關懷。當然,一般的宗教徒並不一定能夠有,但是宗教的本意以及宗教一詞的設計,就希望每一個信徒都能夠有這種情懷。所以西方的宗教就設計了所謂的受洗的禮儀,叫做洗禮,洗禮的意思其實就是引你進入信仰之門。所以西方的宗教是很能夠收拾人心的,因為它第一個禮節下去,你的心靈就有一個終極的關懷了,不管真還是假,不管你是不是很真切,但是這種儀式本來就是希望如此,然後還不能很真切,於是聽說有些教派除了受洗一段時間之後,還來一個堅信禮,,堅信禮的意思就是要教你此情此懷永不變節。所以宗教要開導人,也是希望一個信徒在他心靈中能夠真正地一下子就有了最高的關懷,而且要他永遠維持這個關懷,這樣才能成為一個真正虔誠的信徒。 東方的佛教,也有這種宗教儀式,首先第一個儀式是什麼呢?叫做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三皈依。什麼叫做皈依呢?為什麼要皈依呢?皈依的意思也可以說是讓你的心靈有一個確定的方向,讓你這一輩子順著這個方向而去,到了最後的目的。最後的目的就是你皈依的第一個皈依,叫做皈依佛。為什麼皈依佛?就是要這個信徒定下一個人生的最終極關懷,立下一個志願,這個志願太高遠了,很難,所以皈依時,他要發誓,要發四宏誓──發四個宏大的誓願: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什麼叫做發誓?就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做擔保,永不後悔,你心靈以後就要往這條路上走了,而走這條路最高的最後的目的一下子就點出來——成佛。   7     但是佛在哪裡呢?佛已經不在了,佛滅了,已經滅了兩千多年了,那你皈依誰呢?所以次一等下來,皈依法。什麼叫法?佛的法,什麼叫做佛的法?佛的那些教導,佛教導你修行的各種法門,這些教導和法門存在在哪裡呢?就是存在於一些記載,那些記載稱為經典,所以皈依法就是皈依經典。經典不是有許多的文句嗎,你不要把它當成文章來看,這些文字就是智慧,稱為文字般若。什麼叫做智慧?就是佛的心意,佛所要教導你的這個方向,這個目的,所以不要把經典當文字看,要把它當智慧看,要把它當佛看,當不能皈依佛時,你就皈依法,皈依法就是皈依佛。所以一個佛教徒如果不讀佛經,他是對不起他的志願的,也對不起佛,而如果讀經,讀不懂,你也是對不起你的宗教的。所以我常常勸信佛的人,你要讀經。中國所翻譯的經典用漢文寫的,用歷代文言文的古漢語寫的,所以如果你不通文言文,你讀佛經是讀不懂的,你要通文言文,你要把《論語》《孟子》讀一讀了。 要不然你怎麼皈依法呢?你不是假的嗎?你要成佛不是困難嗎?皈依法是有困難的,尤其現代的人常不具備這個能力,第一沒有文字能力,而文字能夠讀通了,你的領悟的能力也不一定夠的,這怎麼辦呢?所以還有第三個皈依,皈依僧,皈依和尚,皈依現實的人,就是皈依你的師父。按照剛才說的皈依法的目的是皈依佛,那麼皈依僧的目的就是皈依法,因為這個“僧”是有學問的人,是有修行經驗的人,是過來人,他可以指導一個信徒怎麼去皈依法,他帶領你走一個法門,到最後的目的還是皈依佛。     佛教為什麼要皈依,講到最後,無非是叫信徒要立志,所以要叫他發願,叫做志願。有志就是願,有願就有力,叫做願力,你心中不當一回事,或者你沒有一個人生的方向,你沒有念茲在茲的去走你的路,行你的道,你怎麼有力量呢?一旦有了願以後,你的力量就大了,到這境地,就是「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了,這叫做豪傑,豪傑是比英雄還英雄的人格,因為英雄憑的只是一股氣,有沒道理,他是不管的,而豪傑憑的是志和理,有志有理,也就有氣,而且因為他的氣有本有源,所以可以持久不衰,如果只是英雄,到了不如意的時候,到了年老的時候,其氣便衰,意氣不再風發,叫做「英雄氣短」。所以佛教寺廟的主殿叫做「大雄寶殿」,什麼叫做大雄?大英雄,大英雄就是超過英雄的英雄,就是豪傑,從理生氣,其氣堅不可催,銳不可擋,世間沒有任何困難可以阻撓他的志氣,它只是一心一意的走他的人生,無有罣礙,故無有恐悕,遠離顛倒夢想,這叫做大雄。所以學佛,首先也要立志,而且宗教的儀式很容易感動人,在一個特定的環境中,通過一些特定的過程,營造一個特定的氛圍,然後做一些動作,讓你親自從你口中發誓,那是很能感動人的。心中有感,一動念,忽然生起一種嚮往的熱誠、精進之情。那個動念是很重要的,是可以改變整個人生命運的,因為它改變了你的人生的8方向。而這個一念即讓你若有所見,乃至於若有所得,這叫初發心──最初的發心。《佛經》上說,初發心,就等同菩薩。所以一個人只要保持那初發的心,不僅當下就是菩薩,他也永遠是菩薩了。可惜的是,往往再過一陣子,就不是菩薩了,為什麼?你的這個「志」搖擺了,方向就不明了,目標就不能堅持了。所以從佛教裡講,要做菩薩也不那麼困難,一發心就是,初發心是那麼樣的真切,如果隨時保持這個真切,成佛之路就不遠了。但是誰能夠隨時保持真切呢?不容易的! 人生有兩大不易,第一個不容易就是何時你發了心;第二個不容易,你發心之後,能不能夠真正地無怨無悔,持之以恆?     但是對一個有宗教情懷的人,他或許就容易,至少他不會把這個不容易、把這個困難放在心上,他隨時警惕自己要保持著初發心,這個初發心一有減弱、一有墮落,馬上就能自我察覺,馬上能再自我警醒,再重新發心,永遠保持這個初發心。所以說難很難,說容易也很不難。 剛才舉了宗教,也有立志的這種引導,而他們立志的引導是用一些禮儀,教人嚮往一個教主所提供的至極境界。至於今天我們所要講的先立乎其大、匹夫不可奪志,的立志,這種文章來自於儒家,儒家基本上不是宗教──切實地說,它不是狹義說的宗教──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剛才所說的是一般人所知道的宗教,那麼如果我們把宗教的意義做廣義的解釋,有宗有教就可以叫宗教,如果這樣講,儒家也可以叫做宗教,但是儒家的宗教不同於一般說的宗教。有宗有教,宗就是歸宗所在,是指目的。教就是教導,而這些教導都從目的開出來,以完成那個目的。所以牟宗三先生用一句話為宗教下了定義,說「以宗開教,以教定宗」,有了怎樣的宗,就有怎樣的教;有了怎樣的教,就可以確定地教人走向怎樣的宗。這是廣義說的宗教,在這廣義上,儒家也可以說是宗教。假如宗立得高,它就可以成為大教,所謂立得高就是能夠有終極的人生最後的關懷。佛教說成佛,現代一般人一下都知道那個宗當然是高的。殊不知儒家如果說成聖,這個宗也不低,不低就是高。說高,高到什麼程度才算呢?高到超越的程度,什麼叫超越?超出現實的世界,乃至於超出現實意識可思,現實語言可議,叫做不可思議,超出可思議的範圍,凡是超越就是超越,所謂超越只有一個超越,沒有兩個超越,也不能說那一個超越超越另一個超越。對超越的把握,就是對於宗的把握,就不可以用現實的認識心識識的方式,而要用一種智慧的心,用一種領悟或體證的方式,你才能把握到這個宗。     剛才說了,天命之謂性,或者剛才說大明終始,人的心靈並不限於現實當中,人生的意義更不限於現實當中,所以這裡有一個超越的意義,可以作 9為我們人生心靈的最後歸向。像這樣能夠以超越的意義為目的,為關懷,叫做終極關懷。凡是以終極關懷所開出的教,它必定是大教。這個大教之道,有兩個意義,第一個是時間性的,它一定是永恆的;第二個是空間性的,它是廣大眾民都要去信仰的,都要去追隨的,這叫大教。(十字打開的全方位)  所以假如要判定一個教大不大,或者判定一個教,你要不要去追隨它、信仰它,我們也可以用今天所講的立志的意義來衡量衡量,也就是說你信了某一方面、某一個教,首先要問它的宗高明不高明,廣大不廣大,中庸有所謂極高明、致廣大。如果沒有問這個問題,請問你信什麼教?都只是人云亦云,而且你的生命到最後沒有個歸向,或者你所歸的向沒有個高度,它還是庸俗的,你怎麼可以用庸俗的目的來作為你人生一輩子去追求,一輩子去跟隨的主題呢?你不是障礙了自己嗎?所以人生的「宗」(「終」)是首先要確立的。如果這個宗能夠達到一個高度,超越的高度,只要這個宗到了超越的,我們要知道這個超越只有一個超越,超越的就是至廣大,就是極高明,超越的世界是同一個世界,超越的意義是同一個意義,所以世界上不應該有宗教的互相的排斥,更不應該有宗教的戰爭。因為你所嚮往的是超越的目的。真正的超越是圓滿、是圓融的,而圓滿是無盡的,圓融是無礙的。你嚮往無盡無礙,他也嚮往無盡無礙,為什麼還要有所嫉妒、排斥,還有所鬥爭呢? 不過,這裡有一個曲折,如果教主告訴教徒,說我的宗是最高的,唯一的,當然最高一定是唯一,所以他的宗可以是唯一的──這句話在某種情況下是可以說的。但我們要接下去講「教──走向宗的教──只有他這一條路嗎?就不一定是唯一的」了,所以所有宗教的問題,其實是出在教這個地方。     如剛才所說,假如這個宗是那樣的光明廣大,他的教也應該高明廣大,既然是高明廣大的教導,怎麼信徒會有一些令人恐怖的行為呢?怎麼人間還要有宗教的爭鬥呢?別的地方可以有爭奪,為名為利,你為了一個超越的理想,廣大高明的理想,你爭鬥著什麼呢?所以凡是有宗教的辯論、排斥、鬥爭,我們立刻可以判斷這裡必定有不合它的宗教本義的地方。而這個宗教本義,有些從教主就不大合了,有的是後來的信徒不合了。但是我們常常說,真正的教徒應該不會不合,大概都是這些教徒誤會了,所以有一句話說,和尚是佛陀的罪人,牧師是耶穌的罪人,當然有人也會說,秀才是聖人的罪人。     因此凡是心胸不能開闊、眼界不能高遠,大概都有問題,你的志就不清純、不爽朗,到頭來終將不能超越,因為整個心靈還停在現實的層次,譬如永生與福田的追求,以如此的志趣,想要達到超越的目的,是一種妄想。這原因或許出在你就沒有把握好那超越的目的,或許教主本身就還沒超越,或說教說得不夠清爽、不夠明朗,這是我們必須注意的事。一個人要選擇自己的人生,乃至於一個民族怎麼教化它的百姓,讓每個人都能夠在天地之中光明正大,互相體諒,互相扶持,這有待于人心的端正,而人心要端正,對於人生目的的認識需要清楚,有了人生的目的的認識,我們人生才真正開始走自己的路,開始走真正的路,走真正的路,那路是不互相排斥的,是無所爭的。 剛才講了宗教,給我們人生有一個方向,一個目的。所以宗教很能夠悟人,有時候一個人一信教,真的就有生命的力量了,他確實可以淡化或者無視于人間的現實的紛爭,他嚮往於所謂的道。剛才說世間有大教,首先在時間上說,永垂不朽,歷久彌新;在空間上說,廣土眾民,莫不受其感召。但是教之所以成為教,教必須有一個宗,由宗起信,由宗起修,起信起修,也就是去立那個志,嚮往于它的宗和終的志。西方一神教的宗在它的上帝,佛教的宗在成佛,請問,儒家的宗在哪裡?很多詞語都可以說——如果類比於西方的一神教是上帝,則儒家的宗可以說在天道;如果類比佛教的宗是成佛,儒家就是成聖。而這個宗其實就是一個受儒家之教的人所要立的志,以此為志,是終極的志,是超越的志,叫做「立乎其大」。所以作為一個中華民族子孫,作為一個讀書人,他首先就應該立下這個志,以聖賢為志,以聖賢為宗。既以聖賢為宗,則應以聖賢之教為法。從聖賢之教中去體貼聖賢之宗,以聖賢之宗為目的,而以教實踐之,趨向之。要從聖賢之教體貼宗之所在而力行實踐,雖然沒有基督永生的恐嚇,沒有佛教皈依的誓願,但是它經典具在,也有老師來教導,也有同學來相輔,而老師所做的教導者,無非是經典之所記錄,經典之所記錄無非是聖賢之意,聖賢之意無非是天地之德,這就是整個儒家教化的一條從上到下,乃至於從下到上,所謂修道之謂教下學而上達之路。讀聖賢書的人,應當悠遊涵泳、切己體察。在讀書的時候,好好反省,何謂聖賢之志?可曾立下成聖、成賢之志?立志了沒有,這是一個人最首先要自己問答的。在儒家,沒有一種宗教的儀式,沒有哪一課叫你自己發個誓願,讓你受個洗禮,每一個人都要自己獨立自主,所以志是要自己立,行要自己行。 這看起來是一條艱難之路,這比你去信教還要艱難,因為你都要靠自己了。普天之下、古往今來,就只有儒家這個教是這樣教導後代子孫的。這也是儒家的特殊之處,所以它很艱難,因為要靠自己。但是,話說回來,既然靠自己,這不是容易嗎?比其他的宗教都容易,因為其他宗教畢竟要有一些場所,有一些禮節,還要有一些人來引導你,乃至於隨時還要考察你,還要一批信眾隨時來扶持你。但儒家,你只要從自己身上立下你的志,萬事具備,當下即可。所以孔子說「我欲仁,斯仁至矣」這不是當下即可嗎?一個人的心一清明,縱使人生之意義甚為深遠微妙,但當下必有所感,所謂必有,不能夠用科學邏輯來證明,但是可以用自己當下的你的心靈的活動來證明,這叫做良知。良者,善也,還有另外一個意思——良者,常也。這裡所說的良是常的意思,就是人生之常道,常常就在你的心中,永遠並沒有失去,或者是比較隱藏,或者是比較顯明,它只有隱、顯,沒有存、亡,永遠是在的,只是有時沒有顯出來。但是沒有顯出來,必定要顯出來,隨時可以顯出來,隨時一顯出來,你就可以知覺,一知覺,這個知叫做良知,那種可以隨時顯出來的動力叫做良心,良心的背後就是天命之性。所以如果不能顯的,不叫做良知,不叫做良心,孟子就曾經說:「人之所以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又接著說:「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一個小孩子,沒有不知道愛其親的,很自然的,等到他長大,莫不知敬其兄。孟子從人生的自然表現作一種切身的指點,首先提出良知良能的觀念,是儒家道德學說建立的一個重大指標。孟子自己又解釋: 「親親,仁也;敬長,義也。」把愛親與敬見分成仁義兩邊說。說愛親,是仁德的表現,這就表現了良知這一邊,說敬兄,是義德的表現,這就表現了良能這一邊。各位!這裡有一個文學上的修辭學的問題,叫互文見義——互文就是文章互相的要搭配,然後來見出這個文章的整體意思。以愛親說良知,以敬兄說良能,這裡並不是說愛親就是只良知這一邊,敬兄就只是良能那一邊,我們應該從上面看下來:「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親親,仁也;敬長,義也。」仁是良知,義是良能。這兩句話攙和起來看,我們見出它的意思——愛親,是良知也,也是良能也;敬兄,是良能也,也是良知也。所以知愛親,就是良知了,他一知道,就能愛其親了。能敬兄,不只是能敬其兄,之所以能敬其兄,是他已知要敬其兄。到了王陽明,他的教學很重要的一個階段就是提倡知行合一。知行合一其實就是知能合一,王陽明的知行合一的思想的背景來自於孟子的這一段“其良知也,其良能也”,而瞭解孟子這一段,王陽明確實能夠互文見義。良知必定開出良能,良能必定本于良知。當你心有所感,心有所知,這就是所謂的良知。而這個良知是常常有的,而且永遠有的,一體貼到良知,如果追索良知的根源,則須說它來自於人性,人性的根源,則必須說它來自於天地,來自於道,來自於創造之本體。所以良知的根源是超越的,必是廣大高明的,必是圓滿無盡圓融無礙的。你一有這個體貼,你當下的心就是廣大、高明之心,圓滿圓融之心,就是通於天地宇宙之心。自己這一感動,叫做初發心,我們借用佛教的用語也可以說,良知一呈現,便是聖賢。(掌聲)       不管從任何的事物,任何的時刻,都可以悟入良知,都可以悟入聖賢之教,悟入天地之德,以此作為你的人生之志,作為你生命永恆的嚮往,這叫做立志,這叫做真立志。有些時候或許由於你日常為人處事,一念真誠的時候,你體貼到了──原來人生如此廣大,天地如此光明──即應以此廣大、光明的境界,作為你人生的終極嚮往,你就是一個有志之人,就立其大了。或許由於你讀書──大部分的教育都教導人讀書,讀什麼書?──現在說讀書,指的是讀有關於開啟人心之書,哪一種有關於開啟人性之書,就是有宗有教之書,這個宗又是致廣大、盡精微、極高明、道中庸。它又開出相應的教來,有這個宗,有這個教,你常常去接近它,悠遊涵泳,切己體察,你或許能夠從這個地方有所感悟。當你有所感悟處,就可以作為你的志向。      如果生命未曾有過感悟的人,一個未曾體悟天地之大、未曾體悟生命之深遠、未曾受過感動──未曾自我感動、未曾感動于聖賢之教的人,我們可以說他是一個沒有方向的人。沒有方向,可以說他的人生還在蒙昧當中。路往哪裡走?那是搖擺不定的,也可以說他的生命沒有向上一機更上一層的可能,他永遠不能夠超俗拔塵。所以古人說立志不立志,是夢覺之關——做夢和覺醒的人生關口,這個關口如果從未打開,那麼這個人必定只是隨波逐流,他縱使有相當的聰明,有相當的才華,有相當的成就,但都缺乏了意義──活一輩子,到最後是一無所有,等於未曾活過,叫做浪生浪死。這是非常可惜的,也非常可憐的。所以,一個人一定要真切地認定生命的意義,才有了生命的方向,才能夠為「自己而活」。     因此人生的第一件事要能夠知道為何而活,也就是你將嚮往於什麼樣的境界?我們這裡說超越,說境界,好像都在抽象的意義上說。人生這樣一意地追求所謂的超越境界,是不是一種虛幻、不實在?不是的!凡是大教都不只是一個空幻的超越的理想,尤其是東方的大教,其理想都不是空幻的。西方的宗教,一神教,有些時候確實會落入一種蹈空的情況,也就是一下子就把人生的嚮往提上去,無視於人間的生活──不食人間煙火。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耶穌勸人要信上帝,有一次一個人就拿了一個銅板給耶穌,耶穌接過銅板來,一看,就知道那個人的意思了。又把銅板還給他,講了一句:「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這個場景我們可以拉到現在,假如有一個人拿著一張人民幣交給耶穌,耶穌會還你,說「天國的歸天國,毛澤東的歸毛澤東」。這個故事很妙,這個人不說話,只拿一個銅板給耶穌,其實他是要問耶穌一個難題:你都叫我們去信上帝,我們還要不要過活啊?你知道現實生活是很複雜的,我們還要不要社會、要不要家庭?要不要政治、要不要經濟?耶穌一看就知道他要問這個問題,他說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了不起的耶穌,乾乾淨淨,這就是聖人!我們都說要務實,宗教是不務實的,人生就一個嚮往──上帝和永生。所以西方的中世紀,以宗教為上,以神為本,人的生活是不切實際的,很沒價值的,稱為黑暗時代。但人能夠離開社會嗎?能夠離開現實嗎?西方的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後來就出現了改革,發展出以人為本的基督教,它開始尊重人的地位,對於現實社會的公益,也很積極盡力,許多的社會公益都是宗教徒做的,把上帝的博愛實現在人間的日常生活中。所以基督教也開出了人間法門。所謂大教其實都是兩面具備的,佛教也是,他不是立志成佛嗎?立志成佛不是要斷愛嗎?不是要出世嗎?這裡難免有一種對現實的超越的虛幻感,雖然佛教強調現實本來就是虛幻的,但是你如果真正地去瞭解佛法,它是真俗不二的,是超越與現實都照顧的,而且是圓融的,最後還要講一句「在世出世,當下就是,煩惱即是菩提,生死即是涅槃」。現代中國的佛教,積極入世,號稱人間佛教,就是從那種圓融境界而投射出來的影子,雖然這樣做不盡然是,但我們也不便說一定不對。    所以一個有真大智慧的人,他有高遠的理想,他也有細密的現實的照顧。一個有志的人,固然是在他的理想面說的。但所謂的理想,是依理而想,而不是空想。一個真正有志的人,依其所志的理想,不是要把自己的生命抽空。這道理用儒家的話來講,更能夠明白,即所謂的「內聖外王」。內聖的追求是無限的高遠的、圓滿的人格,而外王是關照現實的世界,過好現實的人生。這兩面具到,當然是不容易。但是一個有志者,他一方面要維持他永恆的嚮往,一方面也要隨時地使其理想在生活中實現。假如他能夠在現實中實現永恆的意義,則現實中的瑣事一點一滴也都具備有無限的意義。這樣的人生才真的令人嚮往。它真實──它才是真正的真實;它親切──它本來就在,它原來就是我們內心深處真實的一個希望。誰能夠這樣子過他的人生,他是非常的自我貼合自我親切的,他能夠與自我為一,他也能夠與廣土眾民為一,他乃至於與天地萬物為一。(掌聲)    當然,我們說「能夠」,它是一個可能,雖然也可以當下即是,但畢竟它是一個永遠的追求──永遠追求不妨礙當下即是,當下即是不妨礙永遠追求。所以一個君子只能盡其心,盡其所能。盡其心,盡其所能,就是圓滿,就完成了他所有身為一個人的職責。而所謂盡其所能,就完成了所有職責的盡其所能,只是在他在現實的生命中,隨時隨事的盡其所能,隨時隨事,怎麼能說圓滿呢?這裡有一個意義,叫做「盡而不盡,不盡而盡」──你盡了你的心,但你永遠不可能盡你的心的,因為心的內容是如此廣大高遠。而雖然不盡,但是你當下已經盡了,當下即就是了。我們可以拉開來,說世事無盡,所以成聖成賢的工夫無盡,所以成聖成賢是永遠的奮鬥, 而一個有志者,當下也可以就是聖人,因為他當下盡了他的心他的力,天地宇宙之心之力,也不過如此,所以他即刻即是等同天地的聖人。古人講學,這兩方面同時說。所以孔子不居聖,孔子不自己以為是聖人,因為孔子也沒有治國也沒有平天下。孔子沒有完成大同世界,孔子是聖人嗎?誰敢說自己是聖人呢?所以孔子不居聖,可見聖永不可得。但是又是當下即是,明朝的理學家講學,像泰州學派他們喜歡講一句話:滿街是聖人。 羅近溪講學的時候,有一個童子端茶進來了,恭恭敬敬把茶放在桌上,又敬個禮退出去了,羅近溪就抓住這個機會說:端茶童子是道,端茶童子就是聖人。為什麼?聖不聖就在每個當下,端茶童子盡了端茶之道,他此刻豈不就是聖人?聖人來端茶,豈不也這樣端?陽明被貶到貴州,九死一生之餘,他想一個問題:聖人處此,當得何為?陽明認為這事處理不對,就枉費為君子,處理得對,他就是聖人。所以,聖人聖道,也可以說盡也可以說不盡,總是在一念之間,一念精誠所至,當下就盡,你若舖開來,在現實上,在時空中,它就永遠不盡。一個有志者是在一種廣大高明的嚮往之中,隨時都要面對他現實的人生,隨處地把當前的事依照良知良能而去處理。良知良能源自于天地,良知良能表現在任何的時空當中。但是也都是從一心出發,這一顆心,也就是說這一個志向,它就是走向永恆,它也永遠關切當下。兩方面都用這顆心,用這顆所謂的良知之心。王陽明常說 「良知之天理」,良知就是天理。所以良知雖然是當下在你的心中呈現的,或者說你感悟到的,從這裡說良知是主觀的,稱為「良知的主觀性」。但是是不是你有你的良知,我有我的良知呢?不是的,良知既然是天理,這個天理,就表示人人都如此。在人人都如此這點上,說良知是客觀的,稱為「良知的客觀性」。而在良知通達於天地這個意義上,說良知是超越而絕對的,稱為「良知的絕對性」。所以良知同時具備三「性」──主觀性、客觀性、絕對性。一個人從良知而立志,這樣的志才是真實的,因為這個志是自我的,是可行的,是普遍的,又是永恆的。心這樣立定方向,叫做立志,這種立志,叫做「立乎其大」──隨時都以天理良知作為一生的嚮往,作為每個當下實踐的根據,隨時如此,念茲在茲。一個人就頂天立地,對得起自己,對得起祖宗,對得起天地。 完成自我,同時完成聖賢祖宗天地,這叫做立大志。 最後我們舉一個例子來作為立志的模範,有例子做模範,可能比較切實。這個例子還是要舉孔子,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我剛才講的耶穌的例子不好瞭解,孔子這個例子比較好理解。孔子「十有五而志於學」,我們剛才說的「志」,心有所向了。而這個心起了嚮往,最好還不是因為師友夾持,乃至現在的學校老師天天給你考試,讓你寫作文,也不是一定要有宗教的洗禮、發願──洗禮和發願都是協助一個人發他的心、發他的嚮往之情。而儒家一定要自己明明白白的。所以孔子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他當然不是從十五歲才開始學的,志於學,跟開始學習,或正做一些學習,其概念層次是不一樣的。其中最主要的差別,就是一個「志」字。學,不一定有志,但有志一定會有學。而且志貫通了全部的這一章,貫串了孔子整個人生。       從「十五志於學,三十而立」,立什麼,立在他的志上,他的這一條路上,沒有一條路怎麼立呢?你跑到別的地方去站著,你站得對嗎,你站得穩嗎,所以「十有五而志於學」,一個方向定了,一個目標定了,到三十就能夠屹立不搖。所謂「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這個不容易。      三十而立,到四十而不惑,再也沒有疑惑。說立,主要是指自己對自己信心的堅定,而不惑不只是自己堅定而已,而是與人相通,看盡了歷史各種人物,知曉了天下各種學問,檢驗了人生各種向度,如此而不惑,他的人生方向果然是對的,果然值得一生去追求的,它果然是永恆的、不朽的。這是對內自我的不惑,這個「不惑」也可以是向外對人的,向外的不惑可以用《孟子》的知言來解釋,孟子的人格與學問的成就,有兩大可以自豪的,弟子萬章問「敢問夫子惡乎長?」,你有什麼長處?孟子就說「我知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一般人對於所謂養浩然之氣是比較熟悉的,能養浩然之氣是了不起。而「知言」也了不起──知道言論,知道語言,有什麼了不起?這比較難瞭解,所以學術史上比較沒有人宣揚。其實孟子說,我有兩大長處,「我知言」擺在第一,然後才是「我善養吾浩然之氣」,而「養浩然之氣」部份孟子自己解釋了很詳細,知言相對講得比較少。萬章問「何謂知言」──老師,什麼叫做知言呢?孟子就答了四句:「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人們的生活中,有很多言論,是是非非。或者往上一層說,人間流傳著有很多的教導,有說讓你這樣走,有說讓你那樣走,你對每一種言論都清楚明白,不僅明白它的意義,還明白它有什麼樣的缺陷,它為什麼不值得我去追求,乃至於我如何改善它。有這種能耐的人,在學術上叫做大哲學家,大思想家。所以任何聖賢都是大思想家,大哲學家。而聖賢不只是哲學家思想家,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大實踐家,加上了實踐,才是聖賢。思考不明白,當然不可能成為聖賢,但你只有明白的思考,還不是聖賢。可見聖賢之果位是在其他學問之上。這叫做不惑,毫無疑惑,這個不惑不是站得更堅定了嗎?但是不惑也在「志學」的「志」這個方向上來不惑。五十而知天命,這是天命之所在。天命的命,有兩種意義,都可以講得通,一時命令之命,這是天之所以命於我者,即是我的性──人之性,我是人,理當從此命而行,行道,是我的天職,我的本份。另外一個講法是,我要依我的志向而行,以實現天理天德,而我知道它在現實中是有相當限制的,既然知道現實中有限制,於是我只是盡其在我,成與不成,皆無怨無悔。所以孔子說「富貴如可求,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所以只是發憤忘食,樂以忘憂,而不知老之將至。這種生命境界是很高的,能理解者很少。所以孔子感歎,沒有人知道我,沒有人認識我,「知我者,其天乎」叫知天命。志向,是天地真理之所在,要實踐,但生命總是有限制的──這樣兩面具備,這叫「盡而不盡,不盡而盡」,這個境界是相當高了。 從五十而知天命,再進一步「六十而耳順」,有人說這一章可能有錯字,「六十而耳順」,那個「耳」是多了,「六十而順」就可以了。因為如果文章是提耳順,為什麼不講眼順呢?為什麼不講口順呢?不知道書籍有沒有錯簡,但是我們還是不必認為是錯簡,依原文也可以解釋。眼耳鼻舌身是人類的感受器官,而諸種感受器官中最敏銳的是耳朵,舉一個耳,就可以代表所有的感官,所有的感官意思就是代表一切的感受,一切感受都能夠通順,你可以嗎?「六十而耳順」,古人注解得很好,叫做「聲入心通」,聲音一進到你的生命當中,你就從心靈通達起來。「是者還其為是,非者還其為非」,乃至是何以如此之是,非何以如此之非,前後左右大大小小,居高臨下,來龍去脈,莫不坦然明晰通達中理。像這種心靈,一片光明朗暢,毫無委屈,毫不阻隔,一往是平和中正,從容優雅。人生所觸,無入而不自得,隨處皆是如意,這是完全的幸福,叫做道福──有道者之福。你不要看史記記載孔子「累累若喪家之犬」,你就說孔子是一個失意的政客,是一條無家可歸的狗,你不要以為你是在平看聖人,你這樣看是不瞭解聖人,是狗眼看人低。你看聖人,要看他的道福。「六十而耳順」,到「七十從心所欲,不逾矩」,古人認為這是真正聖人的境界,到七十歲而有如此的境界。而這一路過來,到了「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其實跟「十有五而志於學」完全沒有背離,都在這條路上,就是把「十有五」的志一步一步地展現,到最後成就一個從心所欲的聖人。能有如此發展性的心靈指向,才叫做志。看看我,看看你我們已經超過十五歲了,有的是五十幾了,六十幾了,是不是立了志,還不知道。不過沒關係,良知永遠是在你心中的,所以隨時可以立志。而且知道、願道、立道,成道,每個人都不應該自暴自棄,每個人都可以隨時提醒自己立他的大志,把志立得大了,其他的小者不能奪你的志。反過來,你的大志是可以去調理你所有小者的各種情況的。你人生所有的遭遇、所有的學問以及你的功業,都應該以這個最高明廣大的志來調節它,使它具有更高的意義,乃至於當下事事都具有無限的意義。所以,事無大小,理無深淺,它隨時可以融匯為一體,只要你這個志能夠維持住,你保任它、護衛它、操持它,保任越久,這個志可能就越明白,越堅定。它當下即是,一定永定,一刹那就是永恆,叫做一念萬年。 這個志之後,你隨時去調配你的人生,縱使一時之間,還不能夠非常圓融,這也不可強求。只要維持這志不變,並且知道志不是孤懸的理想,理想必須在現實中表現,現實雖然複雜,孟子說以志帥氣,現實總是可以調理的,漸漸地調理,使它漸漸歸於合理。如果能夠以這樣的心腸來過你的人生,你就是一個為自己而活的人,所以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沒有志就沒有自己,17有了志你才能有真實的存在。    最後,祝福各位,你已經讀經了,已經把論語讀一百遍了,已經接受聖賢之教了,我祝福你,祝福你在某一個時刻,能夠從經教當中,有一念之自覺,立你的人生之大志,走向聖賢之路。    每個人的機遇不同,每個人的學問不同,名聲地位不同,每個人的事業不同,乃至於各生在不同的民族當中,但都能夠立志,都能夠以天地人生之意義為志。則每一個人,不管他是什麼民族,他是什麼樣的才華,他從事什麼樣的職業,大家都可以相視而笑,(至於)莫逆於心,成就這個人間的大同世界。謝謝各位!         後記補注 先立乎其大/    此語出自《孟子.告子章句上》第十五章。(公都子與孟子問答) 全文如后:    公都子問曰:「均是人也,或為大人,或為小人,何也?」(大人與小人之辨)    孟子曰:「從其大體為大人,從其小體為小人。」    曰:「均是人也,或從其大體,或從其小體,何也?」    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於物,物交物,則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此天之所與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不能奪也。此為大人而已矣。」

八月 4th, 2017|Categories: 學術交流|

第十八屆全國經典總會考網路報名延至7月14日

網 路 報 名 時 間 延 至 7 月 14 日 止   一、宗旨:鼓舞讀經教育,提供多元管道,啟發學習智能,落實文化扎根,強化讀書風氣。 二、辦理單位: (一)指導單位:中華文化總會 (二)主辦單位:臺灣省政府 (三)承辦單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四)協辦單位:福建省政府、臺北市政府教育局、新北市政府教育局、桃園市政府教育局、臺中市政府教育局、臺南市政府教育局、高雄市政府教育局、臺灣省各縣市政府、各縣市讀經學(協)會 三、參加對象:全國及海外各年齡民眾 四、報名方式: (一)網路報名:請直接至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網站報名系統報名,建議使用桌上型/筆記型電腦操作,並確依報名格式詳實填寫(含英文名字,請參照外交部領事事務局-護照外文姓名漢語拼音或近二期全國經典總會考所頒發中英文獎狀漢語拼音方式),並列印劃撥單至郵局繳費,俟基金會收到郵局通知單後即完成報名手續,考生請於劃撥15天後自行上網確認並核對資料。 (二)列印准考證:請於106年9月1日起至基金會網站報名系統下載准考證自行列印,不另寄發。准考證載有考試日期、地點及應注意事項,請考生自行詳讀。 (三)報考段數不限制,口試及筆試擇一報考,不得跨選。 (四)中英文口試得同時報考,筆試亦同。另中文口試僅能擇一語言(國語、閩南語、客語)報考,不可同時並選。 五、報名日期:106年5月16日至6月30日,逾期恕不受理。 繳費截止日:106年7月3日截止。【以匯款郵戳日期為憑,為利經典會考試務遂行,考生除特殊情形外(如住院),應於7月31日前提出申請,逾時將不予受理退費申請,尚請見諒。】 六、報名費: (一)費用:一段300元,二段400元,三段至九段500元,十段以上600元。(口、筆試均同一收費標準) (二)低收入戶考生得由報名學校申請免收報名費(應由學校以書面認定)。 (三)繳費方式:郵政劃撥 帳戶名稱: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經典總會考專用帳戶 帳戶號碼:5006-4150 七、會考科段(請參閱段別代號對照表): 中英文科目共59段,中文科段含C01~C37(含C03A論語第1-5篇及C03B論語第6-10篇等2段),共38段;英文科段含E01~E21,共21段。(語言別科段)閩南語科段含M01~M10(含M03A論語第1-5篇及M03B論語第6-10篇等2段),共9段;客語科段含K01~K10(含K03A論語第1-5篇及K03B論語第6-10篇等2段),共9段。 八、會考日期:106年9月16日(星期六)(如有異動以准考證所公布為準。) 各校得因地制宜調整為先報到先考試方式,請考生注意各校網站公告。 (一)口試時間:106年9月16日(星期六)上午08:30~12:00 (請確依承辦學校規定依序應試,且最遲於10時前完成報到。) (二)筆試時間:106年9月16日(星期六)上午08:30~12:00;下午13:00~17:00。(最遲於9時前完成報到。) 九、評鑑辦法及合格標準: (一)中文經典: 1.筆試 (1)填充題20題,每題5分,共約200字填空。請以正體字書寫,注音、錯別字或增減一字均扣一分。每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85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2.口試 (1)試卷與筆試同。識字考生,自行看題,口頭作答;不識字考生,由監考老師逐題提示頭一句,考生接著背誦。背誦中停頓約十秒時,監考老師加以提示,每次提示遞加一個字,每提示一次扣1分,在提示非填空文字時不扣分,每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90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二)英文經典: 1.筆試 (1)每科段10大題,每大題5小句,第一句為提示句,考生書寫第2、3、4等3小句為滿分,第5句可不書寫。請以端正字體書寫,錯別字或增減一字均扣一分。每大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85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2.口試 (1)試卷與筆試同。識字考生,自行看題,口頭作答;不識字考生,由監考老師提示頭一句(反白處),考生接著背誦以下4小句,背誦中停頓約十秒時,由監考老師加以提示,每次提示遞加兩個字。每提示一次扣1分,每大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90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三)注意事項: 1.口試一段應試時間約7~9分鐘,請於准考證所列建議時間前30分鐘報到。至遲應於當日10時前報到。 2.筆試選考科段不限,惟須於考試時間內完成。筆試一段應試時間約20~30分鐘,請斟酌時間與書寫速度報考,收卷時間為12時及17時。 十、放榜日期:106年10月16日公布於基金會網站,成績單請考生自行列印,不另行寄發。 十一、獎勵辦法: (一)合格者將獲得獎狀及獎卡,並獲邀參加頒獎典禮;另由主辦單位函請各就讀學校公開表揚。 (二)團體報名人數達100人以上之團體將予公開表揚。 (三)承辦試務有功人員,由主辦單位函請各縣市政府敘獎。 十二、頒獎典禮:由桃園市政府與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共同承辦,桃園市中壢區興仁國小執行,全球華夏文化教育協會協助辦理,於106年12月10日(星期日)上午9時假桃園市立圖書館平鎮分館演藝廳舉行。(頒獎典禮前相關事項將再公告於網站) 十三、其他事項: (一)報考人資料欄為日後相關聯絡之依據,請詳實填列,如因資料不全而導致權益受損,由報考人自行負責。 (二)口試順序以准考證所列序號為準,惟各考區得因地制宜彈性調整採先到先考方式,請考生於考前一週內查詢學校網站公告。 (三)報名人數達50人之學校(偏遠地區超過20人以上)可於106年5月10日前向承辦單位(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申請就地設置考場,惟僅限辦理報考段數15段以下之考生。 (四)國外考生報考者,由承辦單位在不違背經典會考原則之下,擬定因地制宜辦法,另訂細則處理。 (五)會考當日,承辦單位得派試務委員至各考場視察或監考。 十四、會考科目及最新消息公佈:會考科目及相關訊息隨時公佈於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網站。 基金會網址:http://www.gsr.org.tw/  電話:(02)2945-5232 傳真:(02)2944-9589 聯絡信箱:qqdujin@gmail.com

七月 11th, 2017|Categories: 讀經資訊流|

第267期 讀經教育 師資研習

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第267期  讀經教育 師資研習 (兒童讀經及自學的理念與實務)       一、開班摘要   1. 時間:106年7月30日(週日)上午8:30~下午5:00 2. 地點:國立成功大學 中國文學系1樓2122演講廳 ( 701台南市大學路1號,可由光復校區小東路之校門口進入 ) 3. 主講人:徐錦文 講師 分享人: 讀經在家自學-家長:李美霞 老師 讀經在家自學-學子:張柏謙 同學及黃鈺丰 同學 4. 參加對象:家長、教師、社會人士或大專院校學生均可 5. 研習名額:140位,額滿為止。 6. 全程參與研習課程者,提供結業證書一張   7. 當日提供成大校內停車位 ( 停車劵30元/次 ), 如有需要請事先與臺南市讀經文教協會聯繫 ,電話:06-2003278。   二、報名方式及費用 1. 網路報名:統一採網路報名,請點選「 師資研習 」進入報名網頁,填寫相關資訊,完成報名。 2. 洽詢專線: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徐專員  02-29455232 3. 報名費用:新臺幣300元整 ( 含教材及午餐-素食便當 ) 4. 報名截止日期:106年7月25日 ( 星期二 ) 三、主辦單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四、承辦單位:臺南市讀經文教協會、國立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   五、春輝文教發展協會、快樂讀經幼兒園、智園書院、勤學書院、友謙學堂、新興國小讀經班    

六月 14th, 2017|Categories: 讀經資訊流|

第十八屆全國經典總會考

第十八屆全國經典總會考,即日起開始報名~106/6/30日止。 第十八屆全國經典總會考 第十八屆全國經典總會考簡章 第十八屆段別代號對照表 一、宗旨:鼓舞讀經教育,提供多元管道,啟發學習智能,落實文化扎根,強化讀書風氣。 二、辦理單位: (一)指導單位:中華文化總會 (二)主辦單位:臺灣省政府 (三)承辦單位: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四)協辦單位:福建省政府、臺北市政府教育局、新北市政府教育局、桃園市政府教育局、臺中市政府教育局、臺南市政府教育局、高雄市政府教育局、臺灣省各縣市政府、各縣市讀經學(協)會 三、參加對象:全國及海外各年齡民眾 四、報名方式: (一)網路報名:請直接至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網站報名系統報名,建議使用桌上型/筆記型電腦操作,並確依報名格式詳實填寫(含英文名字,請參照外交部領事事務局-護照外文姓名漢語拼音或近二期全國經典總會考所頒發中英文獎狀漢語拼音方式),並列印劃撥單至郵局繳費,俟基金會收到郵局通知單後即完成報名手續,考生請於劃撥15天後自行上網確認並核對資料。 (二)列印准考證:請於106年9月1日起至基金會網站報名系統下載准考證自行列印,不另寄發。准考證載有考試日期、地點及應注意事項,請考生自行詳讀。 (三)報考段數不限制,口試及筆試擇一報考,不得跨選。 (四)中英文口試得同時報考,筆試亦同。另中文口試僅能擇一語言(國語、閩南語、客語)報考,不可同時並選。 五、報名日期:106年5月16日至6月30日,逾期恕不受理。 繳費截止日:106年7月3日截止。【以匯款郵戳日期為憑,為利經典會考試務遂行,考生除特殊情形外(如住院),應於7月31日前提出申請,逾時將不予受理退費申請,尚請見諒。】 六、報名費: (一)費用:一段300元,二段400元,三段至九段500元,十段以上600元。(口、筆試均同一收費標準) (二)低收入戶考生得由報名學校申請免收報名費(應由學校以書面認定)。 (三)繳費方式:郵政劃撥 帳戶名稱: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經典總會考專用帳戶 帳戶號碼:5006-4150 七、會考科段(請參閱段別代號對照表): 中英文科目共59段,中文科段含C01~C37(含C03A論語第1-5篇及C03B論語第6-10篇等2段),共38段;英文科段含E01~E21,共21段。(語言別科段)閩南語科段含M01~M10(含M03A論語第1-5篇及M03B論語第6-10篇等2段),共9段;客語科段含K01~K10(含K03A論語第1-5篇及K03B論語第6-10篇等2段),共9段。 八、會考日期:106年9月16日(星期六)(如有異動以准考證所公布為準。) 各校得因地制宜調整為先報到先考試方式,請考生注意各校網站公告。 (一)口試時間:106年9月16日(星期六)上午08:30~12:00 (請確依承辦學校規定依序應試,且最遲於10時前完成報到。) (二)筆試時間:106年9月16日(星期六)上午08:30~12:00;下午13:00~17:00。(最遲於9時前完成報到。) 九、評鑑辦法及合格標準: (一)中文經典: 1.筆試 (1)填充題20題,每題5分,共約200字填空。請以正體字書寫,注音、錯別字或增減一字均扣一分。每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85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2.口試 (1)試卷與筆試同。識字考生,自行看題,口頭作答;不識字考生,由監考老師逐題提示頭一句,考生接著背誦。背誦中停頓約十秒時,監考老師加以提示,每次提示遞加一個字,每提示一次扣1分,在提示非填空文字時不扣分,每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90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二)英文經典: 1.筆試 (1)每科段10大題,每大題5小句,第一句為提示句,考生書寫第2、3、4等3小句為滿分,第5句可不書寫。請以端正字體書寫,錯別字或增減一字均扣一分。每大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85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2.口試 (1)試卷與筆試同。識字考生,自行看題,口頭作答;不識字考生,由監考老師提示頭一句(反白處),考生接著背誦以下4小句,背誦中停頓約十秒時,由監考老師加以提示,每次提示遞加兩個字。每提示一次扣1分,每大題以扣完5分為限。 (2)每段滿分為100分,以90分為合格。 (3)報考段數不限。 (三)注意事項: 1.口試一段應試時間約7~9分鐘,請於准考證所列建議時間前30分鐘報到。至遲應於當日10時前報到。 2.筆試選考科段不限,惟須於考試時間內完成。筆試一段應試時間約20~30分鐘,請斟酌時間與書寫速度報考,收卷時間為12時及17時。 十、放榜日期:106年10月16日公布於基金會網站,成績單請考生自行列印,不另行寄發。 十一、獎勵辦法: (一)合格者將獲得獎狀及獎卡,並獲邀參加頒獎典禮;另由主辦單位函請各就讀學校公開表揚。 (二)團體報名人數達100人以上之團體將予公開表揚。 (三)承辦試務有功人員,由主辦單位函請各縣市政府敘獎。 十二、頒獎典禮:由桃園市政府與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共同承辦,桃園市中壢區興仁國小執行,全球華夏文化教育協會協助辦理,於106年12月10日(星期日)上午9時假桃園市立圖書館平鎮分館演藝廳舉行。(頒獎典禮前相關事項將再公告於網站) 十三、其他事項: (一)報考人資料欄為日後相關聯絡之依據,請詳實填列,如因資料不全而導致權益受損,由報考人自行負責。 (二)口試順序以准考證所列序號為準,惟各考區得因地制宜彈性調整採先到先考方式,請考生於考前一週內查詢學校網站公告。 (三)報名人數達50人之學校(偏遠地區超過20人以上)可於106年5月10日前向承辦單位(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申請就地設置考場,惟僅限辦理報考段數15段以下之考生。 (四)國外考生報考者,由承辦單位在不違背經典會考原則之下,擬定因地制宜辦法,另訂細則處理。 (五)會考當日,承辦單位得派試務委員至各考場視察或監考。 十四、會考科目及最新消息公佈:會考科目及相關訊息隨時公佈於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網站。 基金會網址:http://www.gsr.org.tw/  電話:(02)2945-5232 傳真:(02)2944-9589

六月 9th, 2017|Categories: 讀經資訊流|

丁酉新年(2017)-王財貴教授 春聯義賣

丁酉新年(2017)-王財貴教授 春聯義賣 丁酉新年(2017)-王財貴教授 春聯義賣   丁酉新年,王財貴教授再度親書三組春聯,以敬贈護持讀經之友及提供本會作為義賣,內容如下:   A組:隸書對聯「德量滿懷觀教化,春溫無限在存誠」,橫批「花開富貴竹平安」。 B組:草書對聯「禮節樂和四方蒙福,民康物阜千戴同春」,橫批「祥光曙色善慶安華」。 C組:隸書對聯「經教生春花作頌,里仁有美德涵香」,橫批「雲物當時氣象新」。    

十二月 21st, 2016|Categories: 讀經資訊流|

華山書院 的設立

華山書院 的設立,源⾃全國電⼦公司董事長林琦敏經商有成後,亟思回饋社會。在急功近利的現代社會,林琦敏採取一種外界覺得冷⾨、他個⼈認為深具意義的方式──⿎勵⼤家去讀⽼祖宗留下來的經典書籍。林琦敏之所以對古籍情有獨鍾,是受父親影響。他的父親飽讀詩書,備受鄰里敬重。林琦敏讀國⼩時,父親就教他背⼤學、中庸,也講解其中的道理。因此在他印象中,「讀古書的⼈人,都是知書達禮、講仁義道德的」。後來因為宗教信仰及⽣活體驗,他益發覺得傳統⽂化的可貴,及經典教育的重要。所以,除了聘請國⽂老師指導子女讀經,也發願要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經典。他的心願在1990年付諸⾏行動。林董事長把臺北中和⾃宅一樓,提供出來作為講堂,邀請名家講學,開講四書、五經、老莊、佛學等課程。那就是華山書院的前身,也是華山的第一階段,學費全免,對象普及社會⼤眾。有些學員住中南部慕名而來,聽過一堂課後就成了忠實長期學員。⽽這幢位於秀山國⼩附近的房子,目前依舊扮演重要角色;許多講座及研習,都在這裡進⾏。1993年暑假,林董事長結識王財貴教授,兩⼈深談之後,發現彼此對推廣讀經的理念契合,於是決定攜⼿手合作。王財貴從1994年開始參與,為講堂引進新觀念新作法,也把華山帶入第⼆階段。     首先,王教授以為,⽂化傳播如果層面要廣,最好不要摻入宗教⾊彩。林董事長從善如流,從此華山書院更致⼒於四書、五經的講授。其次,王教授入主書院後,因為學術、教育界的⼈脈廣,不但從外引進學員,也引進更多一流師資。至於課程規劃,王教授對推廣讀經有宏圖大志。除了原成人經典講座,也加入兒童讀經;且不僅推廣中⽂文讀經,也推廣外⽂(英、日、德、法文)讀經;更採取⼤⼈小孩雙管齊下,中⽂外文齊頭並進。兒童是國家未來棟樑、社會未來希望,為了向下扎根,王財貴教授非常重視兒童讀經,特成⽴「讀經推廣中⼼」,由他本⼈人親⾃自主持。他為兒童讀經教育編寫「理念簡介」和「說明⼿冊」,各印製逾40萬本,免費贈閱;並親赴各地(不僅在臺灣,也到對岸及海外僑界)演講,宣揚讀經理念。2001年,華山講堂升格為書院,由王教授擔任院長,「讀經推廣中⼼」改隸書院,仍由王教授負責。     第三階段則是,成⽴基金會(2004年開始籌備,2006年正式登記為「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會」),書院則納入基金會。之所以成立基金會,是有感於華山是民間機構,只能單打獨⾾鬥;⽽基金會是在政府登記⽴案的法⼈組織,可和政府溝通、對口,也可名正⾔言順向外爭取資源。例如透過政府主管機關,邀請教育體系內的⽼師參加師資研習、設立讀經實驗班、承辦全國經典總會考等,對推廣讀經⼤有助益。         公車 241 弘泰新村站(從秀朗路三段60巷進入即接自立路99巷)下車 (台北火車站對面新公園門口搭車) 公車 254 永元路口或秀朗國小站下車 福和 57 秀山國小站下車(板橋舊後站搭車) 公車 275 (正線)松山機場至弘泰新村站下車 公車 625 世貿經松山農會.公館至弘泰新村站下車 公車 262 台北車站搭車至得和路站下車

十一月 18th, 2016|Categories: 讀經資訊流|

第264期 讀經教育 師資研習

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第264期  讀經教育 師資研習   一、開班摘要 1. 時間:105年12月03日(週六)上午8:30~下午5:00 2. 地點:國立臺南大學 ( 啟明苑一樓演講廳   臺南市中西區樹林街二段33號 )               聯繫專線: 臺南市讀經文教協會 06-2003278 3. 主講人:王財貴 教授 4. 參加對象:家長、教師、社會人士或大專院校學生均可 5. 名額:300位,額滿為止。 6. 全程參與研習課程者,提供結業證書一張 公教人員全程參與課程者,於課程結束後可取得研習時數6.5小時。 二、報名方式 1. 報名專線: 臺南市讀經文教協會 06-2003278 2. 一般民眾,請點選「 師資研習 」進入報名網頁,填寫相關資訊,或電洽本會(02-29455232),直接報名。 3. 教(公)職人員請上「 全國教師在職進修網 」報名,課程代碼:2085805。 三、課程內容,請點我。

十一月 13th, 2016|Categories: 讀經資訊流|